翻页   夜间
中国新时代赌场网站 > 【综漫】镜中月 > 第423章 然而王者之宴的美酒与鲜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中国新时代赌场网站]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将清澄的美酒献予心上之人]

    ————————————————————————

    “难得的景象,是什么让你们这些不死不休的敌对者聚在一起。”黑发金瞳的女孩从花园的一侧缓步走来,“是单纯的讨论,还是对战。”

    “哦!就是一起喝一杯,顺便来一场关于【格】的较量啦!”红发的王向纤细的少女摆了摆手,“你也要来喝一杯吗?裁定者?你的身体成年了吧!”

    “成年了,”镜走到几人身边,看到酒桶里的深紫色的葡萄酒,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你们,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哈?是冬木——还是说日本?”

    “既然知道这里是日本,居然不尝过这里的清酒,未免太不解风情了,Rider。”镜抬起手,一个瓷质的巨大酒缸落在了她的脚边,另一只手微微一翻,几个酒盏已经摆在了几人面前,“说到日本,就该想到清酒,枯山水,神社,烟花,和服……这些不一一享受过就太可惜了。”

    “哦——你跟在行嘛!Ruler!”伊斯坎达尔咧嘴大笑起来,抬起酒缸往酒盏里倒满了,举起自己的那杯一口饮尽,“哈!好酒啊!!!”

    “这是我花了五十年时间酿造的,那些商人急功近利的产品当然无法比较,”镜俯身跪坐下来,端起自己的那杯放在嘴边轻抿,“用了最好的精米和酒糟,亲手一点一点混合,计算着最佳的水量,最后封存在地下室里,是仿佛魔术一般精细神奇的技术。”

    阿尔托莉雅看着低头抿酒的姑娘,然后转过头看着自己手边这一杯,忽然开口:“镜,你之前学过酿酒吗。”

    “……应当是某一世的家传技艺吧。”镜将那杯酒饮尽,轻轻叹息一声,“我之前经历的每一世的能力,酿酒,织布,魔术,军事,心术,都会保留下来。”

    阿尔托莉雅侧过头,看着那面容温婉的姑娘。

    “唯独,记忆,没办法保存。”

    骑士王眼中闪过了一丝痛色。

    “这精美的酒杯也是出自你的手艺吗?”吉尔伽美什喝完一杯,转过酒盏来,黑色的漆器用红色的颜料画上了柔软缠绵的花样,和酒香一样惹人迷醉。

    “是的,这是我某一世做的最后一套酒具。”镜抬了抬手,一个筐子出现在几人面前,里面摆了一排小巧可爱的黑杯子,不过制作手法看上去稚嫩的多,“这是我那一世做的第一套漆器,应该是七岁做的,是茶具。”

    “哦!真是可爱!”伊斯坎达尔拿起一个,小小的茶杯几乎只有他两根手指那么大,“很了不起啊,看得出来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呢!”

    “你那种长辈的语气是什么意思。”阿尔托莉雅想要拿起一个来看,吉尔伽美什却先她一步将筐子拿了起来,英雄王还顺便拿走了伊斯坎达尔手中的那一个。

    “既然是镜献上的贡品,本王会妥帖的收藏起来。”吉尔伽美什直接将那个筐子放进了自己的宝库,无视了骑士王愤怒的目光和伊斯坎达尔无语的眼神。

    伊斯坎达尔咳嗽了一声,见镜没有反对的意思,托起自己的酒盏:“不过就算这杯子再美丽,和圣杯也是意义不同的,首先要知道你们向圣杯托付了什么样的愿望。”

    “Ruler你先说吧,虽然不参与比拼,不过你也是英灵吧,我对你的愿望很感兴趣!”

    “啊……”镜有些惊讶的眨了眨眼睛,“我的……认真来讲并不是愿望,只是和圣杯做了交易,我将此身献给圣杯,圣杯将我的记忆收回。”

    “确实算不得愿望呢,那么如果你可以许愿,你想要许什么愿望?”伊斯坎达尔饶有兴致的注视着裁定者,纤细的小姑娘眨了眨眼睛:“许愿离开圣杯的控制吧,我想过一次正常的,成长,结婚,生子,死亡的人生。”

    “什么啊,真是悲伤。”伊斯坎达尔撇了撇眉。

    “因为圣杯告诉我,我的千百世中,没有一次是正常的安详的死去。”

    镜握紧了手中的酒杯。

    “我也想体验一下啊,出生时母亲欢喜的亲吻,成长时友人欢乐的交谈,也许还可以结婚,能有什么被称之为爱恋的体验,说不定还有孩子能从我腹中降生,到时候触碰那孩子的时候会是怎样的感觉呢?软软小小的,最后长成大姑娘或者帅小子,然后我可以和丈夫一起老去,最好养一只陪我晒太阳的猫……”

    “好了Ruler,再说下去就不是王格的较量了,”伊斯坎达尔抬手在镜的的头顶用力揉了一下,“再说下去这两个人会忍不下去的,对吧,金光闪闪的。”

    “少得寸进尺了,杂修。”吉尔伽美什眼中闪过一丝阴霾,随后微微仰起头,注视着跪坐在自己面前的姑娘,“而且这已经偏离争夺的前提了。”

    “嗯?”伊斯坎达尔疑惑的挑了一下眉。

    “严格的说起来,那是我的东西,世上所有的宝物都是来自我的宝库的,”吉尔伽美什微微一顿,目光落在了镜的眼睛上,“当然,眼前这最美丽的姑娘,也是离开了我才沦落到杂修身边的。”

    “这么说你这家伙曾经拥有过圣杯吗?当然也是知道圣杯是什么了。”

    ……我记得真的有。

    镜想到吉尔伽美什的宝库里曾被自己用来当参考的圣杯,唇角微微的抽搐了一下。

    身为规则之外的存在,镜当然不可能成为真正的Ruler,现在她能够以Ruler的身份持有令咒召唤Alter,全部要归功于她手上拥有的几个圣杯。

    当初她制作圣杯的参照就是吉尔伽美什宝库中的那个圣杯,依照它的样子搓出来了几个圣杯支撑自己的存在,留作后手。

    圣杯这种东西,其实根本不是多宝贵的存在。

    “不知道。”吉尔伽美什没有丝毫隐藏和犹豫的回答,“别用杂修的尺度来衡量我,我的财富总量早就超越我能认知的程度了。”

    “不过既然是宝物,就说明了那是我的财富之一,既然擅自将我的东西拿出来,”英雄王鲜红的眼睛微微眯起,“即使是贼人,脸皮也太厚了。”

    “你说的话,和Caster走火入魔的抱怨没有两样。”阿尔托莉雅面无表情的开口,少女清澈沉稳声音带着一些郁气,“看来错乱的从者不只有他一人。”

    “别这样,这可难说了。”伊斯坎达尔又一口饮尽了杯中的清酒,“本王应该能猜出这个金光闪闪的本名叫什么了。”

    啊……见多识广的粗人,可以说惹人喜欢。

    镜往自己的盏里倒着酒,清澈的酒液弥漫着清甜的香气,眼中的光亮微微暗了下去。

    不过不好意思,我可不会让你轻易摧毁你面前的亚瑟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