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中国新时代赌场网站 > 【综漫】镜中月 > 第49章 然而被思念所煎熬的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中国新时代赌场网站]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思念你,我靠近你,我亲吻你]

    ————————————————————————

    “既然已经开始集结守护者们,那么我要告诉你现在最紧要的任务。”Reborn看着肩膀包裹着绷带的纲吉,“就是要找到镜。”

    “镜?”

    “蟾月戒指,是7的3次方的关键,”Reborn的声音微微低沉,“因为只有蟾月戒指可以将7的3次方的力量连接起来。”

    “蟾月守护者只在彭格列初代时存在过,后来的二代目到九代目,都没有可以被蟾月戒指承认接受。”

    “初代蟾月戒指的拥有者,是一位名为艾莲娜的女性,是当时有名的慈善家,同时也是一位拥有智慧远见以及军事能力的强者。”

    “当时,艾莲娜被里世界称为[月亮],是最为清澈的意思。”

    “所以,[里世界的镜子],镜才被蟾月戒指承认吗?”纲吉开口道,“但是——”“蟾月戒指的材质和其他彭格列指环不一样,”Reborn自顾自的说了下去,“主体为彭格列戒指,月徽是玛雷戒指,戒环为彩虹奶嘴。”

    “因为包容了所有,所以寓意为[空白]。”

    “所以,只有最接近[空白]的人才能被承认,而且,越[空白],发挥出的力量就越大。”

    ————————————————————————

    你被删除了游戏档案。

    而我还站在这里等待。

    ————————————————————————

    现在的镜,是真正意义上的[空白]。

    她安静的坐在白兰办公室的沙发上,拿着一本字典,认真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念着:“Oggi,parto,ma,arriverò——”“呐~镜,”白兰捏着一块棉花糖,放在镜嘴边,“啊——”

    镜乖乖张开嘴,吃掉了白兰喂的棉花糖。

    一切都从0开始。

    语言,生活,还有记忆。

    除了战斗。

    就算记忆被清除了,在身体里的战斗本能还是存在的。就像竞技游戏里设定好的人物一样有着各自的速度,力量等等的数值。

    还有火焰。

    感觉累了的镜将字典放在了腿上,身体后仰,靠在沙发上休息。

    “累了吗~镜?”白兰歪着头看着镜,然后伸手将她抱在自己怀里,拍了拍她的脑袋,“那就休息一下,辛苦你了~”

    “嗯。”镜在白兰怀里蹭了蹭,蹭到一个舒服的位置,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雷欧推门进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景。

    男子将女孩抱在怀中,那明明是纯白色的男子身后仿佛延伸出黑色的布满尖刺的恶魔翅膀,黑发的女孩身后却是柔软的羽翼,银白与漆黑相互交错着,浓郁的黑色将女孩一点一点淹没。

    完全禁锢其中。

    他惊恐的睁大了眼睛,然后忽然又清醒过来,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低下了头,将文件放在白兰的办公桌上。

    这个身体已经不行了……被幻术侵蚀得太过严重,已经会自己产生幻觉。

    潜伏任务的目标已经达成了,自己也该按照计划离开了……可是……转身看着白兰怀里的女孩,雷欧的眼中弥漫着无人知晓的哀伤。

    不想离开……哪怕只能远远的看着无法接近,他也不想再离开她了。

    看到白兰笑眯眯的转过头来,他的脸上挂上了属于雷欧的笑脸:“白兰大人,从意大利传来了消息,已经可以确定彭格列暗杀部队巴利安的基地方位……”

    理智告诉他必须快点撤离,但是他却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好想你,想要靠近你,想要触碰你,想要亲吻你。

    想要把我们之间的距离拉近,想要把我们之间的阻碍斩断。

    镜……

    他的内心在颤抖,在哭嚎,拼命的想要汲取她的温度;肉体却在看着占有了她的敌人,用倾佩的眼神和笑容。

    这样的感觉让他的灵魂几乎被撕成了两半。

    身体产生的幻觉已经越来越真实,自己再拖下去说不定会出什么问题,如果暴露了——

    走在密鲁菲奥雷的基地走廊,他握紧了拳头,想着已经准备好的辞职信,抿了抿唇。

    —————————————————————————

    心意相连之时,我就能感受到你们的疼痛。

    —————————————————————————

    a.m.10:23

    镜坐在自己的房间里,趴在床上看着枪械解析图册,兔子玩偶靠在一边的枕头上,漆黑的眼睛安静的看着女孩。

    突然,镜的瞳孔一缩,然后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怎么了?

    她疑惑的眨眨眼睛。

    胸口不知为何,很难过。

    同一时刻,并盛神社

    山本武瞳孔微微一缩,雷电属性的火焰飞射向他身边的三根树干,拉起的电网将他的身体划得遍体鳞伤。

    他的身体失去了支撑的力气,慢慢倒下。

    “要是那家伙的刀上缠着死气之炎,我可就要吃苦头了,”另一边,一个金发男人坐起身,胸前趴着两只闪烁着电光的狐狸,“那么,有几件事让我很在意,彭格列十代目是什么时候复活的?这件事无论如何请你们告诉我。”

    镜的身体微微蜷缩起来。

    好痛……为什么会这样……

    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快要失去了……

    失去记忆的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安静的流着眼泪,张开嘴却不知道呼唤谁,只能说出了她知道的唯一一个人的名字:“白兰……”

    镜很难受……

    伽马举起了台球杆,正要给狱寺和山本武最后一击,忽然察觉到从背后袭来的攻击,电狐飞快的防御,挡住了这一击。

    强大的云之火焰散开将周围的树木摧毁,这样的破坏力让伽马绷紧了神经。

    而密鲁菲奥雷的基地房间里,镜的身体猛的松弛下来,额头抵着床单伏在柔软的床上,微微喘息着。

    轻松下来了……

    但是她心里并没有放松下来,反而更加慌乱。

    发生了什么事?我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不安全的地方?我的过去——

    过去?

    镜感觉自己原本空荡荡的世界里忽然弥漫起重重迷雾。

    过去……

    有谁在我身边吗。

    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女孩迷茫的撑起身体,爬下床,穿好鞋抱起兔子跑出了房间。

    这是她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出房间,她只知道去白兰办公室的路,便立刻跑了过去,发现白兰不在办公室里,便掩藏了自己的气息,在基地里随意的走着。

    过了一会儿,她走到了一间房间外,抬起头看着门牌。

    会议,室?

    不知道的地方,但是白兰的气息在里面。

    有白兰在的话,就没有问题了吧?

    “计划进行的很顺利哟~镜已经是我的了。”白兰的声音响起,镜微微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推门进去,而是安静的站在那里听着,“下一步就是找到彭格列的基地,彻底摧毁他们了~”

    彭格列……

    镜的瞳孔微微一缩,低下头看着自己手上一直戴着的戒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彭格列”这个名字响起时,这枚戒指突然发热了一下。

    脑袋里的问题太多了,她摇了摇脑袋,然后开口:“白兰!”

    会议室里面沉默了一下,然后房门被拉开,一个青绿色长发的男人低着头看着她,看到她时眼前微微一亮,然后眼睛里浮现出复杂的情绪。

    镜看了他一眼,然后探头看向房间里,看到那个笑眯眯的蒲公英头以后,快速的跑了过去。

    “白兰!”

    她一头撞进白兰怀里,紧紧的抱着他的腰身,不管白兰怎么安抚都不肯放手。

    “白兰,彭格列是什么?”她抬起头来,眼神迷茫的看着白兰,“刚才我听见这个名字,感觉很难受。”

    “哈哈,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家伙罢了~”白兰笑着拍了拍镜的脑袋,目光微微一黯,“镜为什么跑到这里来了?”

    “一个人,不开心,办公室里没有白兰,”镜眨了眨眼睛,嘟起嘴来,“所以就找过来了……”“这样啊~”白兰低下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那就和我一起吧~”

    “嗯。”镜点了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把刚才自己的难过告诉白兰,她感觉如果告诉他,自己会经历什么自己绝对不想经历的事情。

    这种奇怪的直觉。

    她看向会议桌边的其他人,一个绿色海藻头,一个戴着红色面具的怪人,一个红色头发的大叔,一个蓝色头发的女孩,还有刚才开门的青绿色长发的男人。

    然后,她的目光停留在了那个蓝色头发的女孩身上。

    喜欢……哎?

    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自己应该很喜欢这个孩子一样——孩子?她好像和自己差不多大呢,好像比自己还大一点?

    但是自己就是想要叫她……

    “那,孩子……”

    就像这样叫她。

    那个蓝发的女孩脸上忽然露出了激动的表情,猛地站起身来,紧紧的盯着镜:“姐姐……”

    姐,姐?镜不解的歪了歪头。

    “你叫什么?”“我,我叫蓝铃!”“蓝铃……”镜歪了歪头,然后认真的点了点头,“你好,我是镜,你就是我的妹妹。”

    仿佛某年某月某时某刻,这样的场景也出现过。

    笑容温和的少女低着头,看着衣衫褴褛的小女孩,向她伸出了手:“你好,我是久夜奈镜,你叫什么?”“我是蓝铃。”“蓝铃吗?你愿意做我的妹妹吗?”

    那时候少女逆着光,金色的阳光透过她轻轻软软的长发,仿佛给她披上了雪白的轻纱,如同圣经里救赎了凡人的玛利亚。

    “我愿意。”

    我是姐姐的蓝铃。

    还有些偏差……自己应该……

    镜想了想,然后试着调动自己脸上的肌肉。唇角上扬一点,眼角微微往下面弯一点,然后眼神温柔一点,气息也是……

    这样的?

    看着露出温柔笑容的女孩,铃兰终于忍不住捂住脸哭了起来。

    为什么姐姐会变成这样呢?为什么姐姐会承受这些呢?明明那么温柔那么美丽的姐姐为什么要被那些人这样对待?

    镜恢复了没有表情的模样,看着痛哭不已的女孩,疑惑的歪了歪头,然后从白兰的怀里跳出来,动作笨拙的擦着铃兰脸上的泪水。

    明明自己就是按照直觉做的,为什么蓝铃哭了呢?难道不喜欢?

    “你不喜欢我笑?”她疑惑的开口,铃兰慌忙抬起头来:“不是,不是的!我很喜欢姐姐对我笑的!”她抓住镜的手臂,语气哽咽,“我太喜欢了……姐姐的笑容……”

    “那就好。”镜点了点头,“那我多对你笑一笑。”

    白兰用手撑着自己的脸颊,笑容越发的灿烂。

    对了,镜,就是这样……逐渐的把自己的温柔展现出来,将我们联接在一起。

    最后成为密鲁菲奥雷的月亮。

    “啊啦~是时候和小正通信了呢~”懒洋洋的伸了一个懒腰,他伸出手将镜抱在怀中,“镜你也该认识一下其他人了。”

    “嗯。”镜点了点头。

    白兰在自己面前的会议桌按钮上按了一下,一道蓝色的光屏弹出来,他随意的在一侧的联系人栏目点了点。没过多久,一个棕红色短发戴着眼镜的男人出现在光屏上。

    “白兰——啊啊啊啊!!!”男子发出了惨叫,手指颤抖着指向白兰抱着的女孩,“这这这,这是——”“哎呀,我忘了……”白兰戳了戳镜的脸颊,“镜,这位是入江正一,我最得力的手下~”

    “你好,我是镜。”镜抬起手对着那个大喊大叫的男人打了个招呼,然后歪着头想了想,又开口道,“是,白兰的镜。”

    那边的入江正一目光一黯,然后看向了一边笑眯眯的男人:“镜,你先离开吧,我有事想和白兰说。”

    “哎?”“啊,呐~铃兰你带着镜先回房间吧~”

    镜牵着铃兰的手走了出去。

    入江正一的眼神在门关上的一刻沉了下来:“白兰,你真的……把十年前的镜的记忆给清除掉了。”“是啊~”白兰用手撑住自己的下巴,“我一向说到做到哟~而且这是我所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

    “白兰!”正一突然喊道,“你应该知道[剧情]的结果吧!你这样——”“不会让小正得手哟~”白兰打断了他的话,睁开的眼睛里一片冰冷,“我不会放手的。”

    好不容易才夺过来的,从那些笨蛋手里。

    我可爱的镜。

    —————————————————————————

    小剧场

    铃兰:“我很喜欢姐姐的笑容!”

    于是镜一看到铃兰就会露出温柔的微笑。

    众狼不爽ing……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