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中国新时代赌场网站 > 武道神帝 > 第三千零七十四章 帝的老本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中国新时代赌场网站]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叶辰一嗓子,当真惊天地泣鬼神。 

  此话,通俗易懂有学问,脑子没进水的,基本都明白。

  很显然,这是绑票要赎金。

  还是叶大帝善解人意,整日打打杀杀的多枯燥啊!特别节目才精彩,生怕外域至尊不知他的老本行,为此,才精心准备了一场。

  “该死。”

  黑眸厄魔帝怒嚎,拎着他的淌血战矛,直奔声音源处。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三眼帝道圣魔冷哼,三只如黑洞的眸,演尽了毁灭,自太古路的另一端,席卷滔天魔煞而来,如一尊九幽炼狱杀出来的盖世魔神。

  “好,很好。”

  紫发天魔天帝面目狰狞,勃然震怒了,一路风雷挂闪电,周身伴有毁灭异象,三种禁忌法则环绕演化,交织着魔性的帝道天音。

  轰!轰隆隆!

  太古路热闹了,外域至尊上到天帝巅峰,下到大成圣魔,基本都动了,自三个方向聚向太古路尽头,叶辰的话语,便传自那里。

  可以得见,那是一张张狰狞不堪的面庞。

  怎么说呢?叶大帝那一句外域的小崽子们,真真触怒了至尊的威严,救不救人是次要,把那尊小圣体弄死,才是他们此行的目的。

  “吾掐指一算,这逼装的还是可以的。”

  鼎中的神将,被惊醒不少,多已扒在鼎口,语重心长的。

  大楚的第十皇者,终是干起了老本行。

  绑票,他是专业的,这是个技术活,纵观诸天史,貌似没人比他干的更顺手,而荒古圣体的一生,绝对是个传奇,没啥是他不敢做的,当年绑圣子圣女,今日才是最霸气,竟绑了一尊天帝级。

  “不觉间,老夫又忆起了当年。”

  司徒南一语意味深长,那个神情啊!怎一个缅怀了得。

  来自大楚的人才,基本都如此。

  年纪大了,总喜欢回忆,回忆那段青葱岁月,无论忆起那一段人生,都有一个叫叶辰的人才,打着挣钱的旗号,干着不要脸的事。

  “老了,真老了。”

  谢云捋了捋胡须,口上说的深沉,那俩眼却是锃光瓦亮。

  “把他放在床头,真能辟邪的。”

  不知为何,诸天的神将都来了这么一句,一众老神棍有事儿没事儿,总喜扎个堆儿,每次凑一块,也都会道出一个人生的哲理。

  永恒异空间,刑天与后羿已齐齐扯了嘴角。

  在他们那个年代,可没这号出类拔萃的人才,还有心情绑票?

  看帝荒与红颜,就格外淡定了。

  有关叶大少的传说,红颜耳朵早已听出茧子了,若东荒女帝也在这,也有话语权,曾经也是受害者,交了赎金还不放人的那个。

  再说帝荒,当年在冥界看的就更真切了。

  圣体一脉属叶辰最强最惊艳,琴棋书画、坑蒙拐骗,样样精通。

  天庭女帝未言语,只闭眸养神。

  她这一副神态,很好的昭示了一句话随便浪,朝死了浪。

  太古路尽头,竖起了一根铜柱。

  而天魔天帝的元神,便被锁在铜柱上,被符文链条禁的动弹不得。

  至于叶大帝,肯定不在这。

  他在九千万里外,已躲入了尘空间,绑票要赎金是假,趁乱捞好处是真,外域的钱给他也没吊用,本尊也不可能去太古路尽头。

  朝外去看,天帝各个腿脚麻溜,但总有跑的慢的。

  而他的目标,便是那些掉队的,如天魔大帝、厄魔大帝、大成圣魔,若方位与速度都拿捏的精确,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们捉了。

  他看时,两尊天魔大帝已路过这片天地。

  叶辰眸光闪射,一瞬动大梦无极,强行将两尊帝,拖入了梦境。

  嗯?

  八百万里外,一尊跨天而过的厄魔天帝,蓦的定足,瞅了一眼这方,皱着眉看了足息,才转身离去,直奔太古路的尽头。

  “都是人才。”

  尘空间中,叶辰看着厄魔天帝离去的方向,不免唏嘘了一声,也得亏是普通的天帝,若是黑眸厄魔帝那等级别的,定会察觉他。

  所以,他才这般谨慎,耗时是肯定的,但却安全。

  去看他身侧,两尊被捉的天魔帝,正满含恐惧的望着他,都不知哪跟哪,便被带入梦境了,待再回现实中,已被叶辰封印镇压了。

  叶辰话都没说,直接打灭。

  而后,他便偷摸出了尘空间,这地儿,已然不安全了。

  息后,另一个尘空间,他再次现身。

  这都事先准备好的,总得给自个准备些藏匿之地,敌人在明他在暗,这便是他的优势,捉他不是那般容易,搞偷袭他也是专业的。

  去看太古路尽头。

  外域至尊已杀到不少,九成以上都是天帝级和帝道圣魔,见了被锁在铜柱上的天帝元神,却是不见叶辰,明显是耍着他们玩儿的。

  “救吾。”

  天帝元神嘶嚎,欲挣脱铜柱束缚,却是有心无力。

  闻言,一尊天魔帝忙慌上前。

  可惜,未等他走到,还在嘶嚎的天帝元神,便爆灭成灰了,乃叶大帝事先布下的禁制,开玩笑,捉都捉了,哪还有放走的道理。

  “该死。”

  众天帝至尊顿的雷霆震怒,被耍的感觉,真真让人发疯又发狂。

  “外域的小崽子们,带上你家的钱,来赎你家的人。”

  叶辰的话语,真应时又应景,嗓门儿还是那般响亮,霸气侧漏。

  “必斩你。”

  天帝至尊们暴喝,瞬身不见,已寻到声音的源处。

  待杀到,却啥也没找着。

  “外域的小崽子们,带上你家的钱,来赎你家的人。”

  “速度,再不来,我可拉回去炖汤了。”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良心价,童叟无欺。”

  叶辰话语频频不断,此起彼伏。

  大楚的第十皇,可不是傻子,绝不会本尊现身,至于那一声声话语,皆是事先设下禁制,明面是溜着外域至尊来回跑,实则是要把水搅浑,完事儿他好浑水摸鱼,兵法有云声东击西,很实用的。

  轰!砰!轰!

  太古路更显热闹了,叶大帝每有一声话语,必有一众外域至尊杀过去,结果不难预料,人未找着,一个个的都憋了一肚子的火气。

  “跑,哪跑。”

  群山中,一个犄角旮旯,叶辰豁的出手,将一尊路过的厄魔帝和大成圣魔,卷入了尘空间,如石沉大海,其后,便再无丝毫动静。

  对厄魔帝,叶辰不感兴趣,一掌打灭。

  对大成圣魔,他就格外青睐了,强势吞灭,体内积攒的血继限界力量,又增加了不少,照这架势积攒下去,终有一日能开血继。

  “傻逼,外域的都傻逼。”

  外界,他的狼嚎声不曾断绝,忽东忽西,此起彼伏,毫无章法可言,先前是明目张胆的要赎金,如今,懒得废话,直接开口大骂。

  他这波操作,的确骚气。

  外域至尊也实在,哪哪有大骂,必第一时间杀过去,万一叶辰真在那呢?人嘛!要有理想,为了弄死那小圣体,多跑几步也值得。

  “给我进来吧!”

  浩渺的沧海上,一尊天魔帝跨天而过,随后便没影儿了,如似人间蒸发,或者说,是被叶大帝给捉走了,就喜欢这种落单的。

  而今日,他运气似乎不错。

  这尊天魔帝后,他又捉了不少至尊,其中不乏大成圣魔,他所图甚远,已牟足了劲儿,要将小虾米们肃清,所谓小虾米,便是厄魔大帝、天魔大帝和帝道圣魔,接下来,才会挨着个的收拾大鱼。

  “莫怕,很快便好。”

  叶辰笑吟吟的,笑吟吟的看着捉来的大成圣魔,那种笑格外的瘆人,吞天漩涡已浮现,一尊尊大成圣魔被卷入,身体极速的干瘪。

  呜嚎的惨叫声,格外凄厉。

  他无怜悯,强势吞没,一次次加持本源,每有一尊大成圣魔被吞灭,本源便精粹一分,而且,还有另一种神力加持,冥冥中的秤杆,已伴着一尊尊大成圣魔被灭,逐渐倾向圣体一面,他这边得益,帝荒和红颜那边也得益,加持的神力虽少,却能清楚感受到。

  再便是血继限界的力量,又积攒不少。

  “小子,你可有发现,这血继限界,与某种力量很相像。”

  龙爷扒在了鼎口,又冒出了头。

  “与永恒之力,大同小异。”

  叶辰拎了酒壶,一边望着外界,一边悠悠道,不要脸的人,也是有智商的,以前他不知,自遇见天庭女帝,便一直琢磨这事儿。

  永恒,神力不竭。

  血继,不死不灭。

  这两种力量,显然是有关系的,但也有不同,古天庭女帝的永恒之力,并不纯粹,若非如此,又何需他们相助去接续太古路。

  至于血继,好似没有特定的概念。

  血继限界,他曾开启过很多次,或者说,凡为修士,皆有开启的可能,并无修为与境界的限制,却有先天与后天之分,譬如那圣魔一脉,在某个界定时间内,能随意进入此状态,有时间的限制。

  反观永恒力量,那就奥妙多了。

  还是以女帝为例,不知悟了多少禁忌法则,多种禁忌交织,多种法则融合,会激荡出永恒,因修为境界、法则的参悟等等颇多的局限,大帝之下,无人做得到,早已成至尊的他,一样望尘莫及。

  “殊途同归吗?”龙爷意味深长的捋着胡须。

  他开始明白,真正的古天庭女帝,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当年古天庭大战,正因有她,才撑住了场面,一代圣魔有血继限界,她则有永恒之力,神力不竭对不死不灭,那场大战,该是灭世的一战。

  “无泪当年,该是对我有保留。”

  叶辰喃喃自语,无泪城奈何桥收集血继力量,显然没有想象那般简单,女帝多半也在研究血继限界,无尽的岁月,与永恒相对比。

  女帝在研究,龙爷在研究,他同样在研究。

  综合前几次开血继限界,他早已得了些许真谛,基本都是绝境之下,开出的可怕潜力,如柳如烟死时、如无泪奈何桥上、如叶凡的葬灭,或极尽愤怒、或极尽绝望,或多或少,都有某些共同点。

  “比起血继,老夫以为,永恒更靠谱。”

  良久,才闻龙爷言语,将先前拿走的一丝血继力量,还了回来。

  “还用你说。”

  叶辰随手接下,血继有时间限制,永恒却是长存,若真要单打独战,一代圣魔绝非古天庭女帝的对手,都有神级挂,那要看谁撑的更久,仅看血继与永恒,已见高下,打消耗战,血继不及永恒。

  “你也悟了多了禁忌法则,或许可尝试涉足永恒。”

  龙爷悠悠道,这条路一旦走出来,寰宇八荒,谁与争锋。

  事实上,叶辰已在尝试了。

  他摊开了手掌,大拇指萦绕时空法则、食指萦绕轮回法则、中指萦绕时间法则、无名指萦绕空间法则、小拇指则萦绕乾坤法则。

  龙爷目视下,他握指成拳,欲以此融法则。

  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调皮的,握拳的一瞬,几种法则碰撞成混乱,那等毁灭的力量,致使叶辰拳头当场炸灭,还波及了手臂与圣躯,手臂崩成血雾,圣躯也炸毁了半边,血与骨崩满尘空间。

  尴尬!

  叶辰甩了甩脑袋,整个人都不好了,没被外域至尊打残,自个把自个弄残了,这凄惨的一幕,像极了当年他参悟时空时的桥段。

  还得找到冥冥中的平衡点。

  想通这一点,叶辰顿觉头大,昔年悟时空的时候,不知炸了多少回,那还仅是时间与空间,如今多种法则找平衡,难度可想而知。

  所以说,一定意义上来讲,永恒比血继更难。

  人之一生,到死或许能开一次血继限界,但未必能悟出一种禁忌法则,欲出永恒,一种法则远远不够,纵能悟出多种法则,也未必能寻到那个平衡点,纵能寻到那个平衡点,也未必能融出永恒。

  “你自求多福。”

  龙爷一声干咳,又缩回了混沌鼎,一句自求多福,饱含了太多深意,想悟出永恒,炸一次两次都不够的,得先做好葬灭的准备。

  “谁都不服,就服你。”

  叶辰则唏嘘,望看了苍缈,是对天庭女帝说,能悟出永恒的皆盖世狠人,他一路见了这么多人,见证了这么多神话,貌似就属那娘们儿最惊艳,也难怪她统御的古天庭,能杀的三域铩羽而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