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中国新时代赌场网站 > 特种中介 > 第六二零章 天意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中国新时代赌场网站] 最快更新!无广告!

  许柔父亲呵呵直笑,眼睛虽然看不见,但表情却显然是发自内心的开心,能在离开警局两年的时间之后,老上司还记着他,经常来看他,就算自己不能来,也派人来看他,这份情谊,简直可以说是兄弟了。比许多亲兄弟都还要亲。

  陈蜀急忙诶了一声:“许叔叔,话怎么能这么说呢,咱们得了病就好好治病,况且您得的这个病,也不是无法治疗的,只要好好治疗,活到长命百岁没有什么问题,我们黄队还说呢,他一直等着你回去跟他一起继续并肩作战,您要是总是这么想,那黄队长该怎么办?他可还等着你呢。”

  “唉……”这次,许柔父亲竟然只是长长的叹了一声,却没有继续说话了。

  陈蜀疑惑的看一眼旁边的许柔,却见许柔无奈的朝他抿抿嘴,轻声朝他说了句:“我爸爸最心心念念的就是想要回去岗位上,陈哥哥你这样一说,把他的心思给勾起来了……”

  “这样啊……那不更好吗?”陈蜀呵呵一笑,拍拍许柔父亲的手背,“许叔叔,不仅是黄队长等着您,我们这些新警察也都等着您回去跟黄队一起教我们破案的技巧呢,您可一定得保持好心态,千万不能老是想着病情。”

  然而不论他怎么说,许柔父亲却一直都没有开口了,只是不时的长长的唉一声,长吁短叹的,最后被许柔推回去了房间里,像是哄小孩一样的给她父亲用小音箱播放着小品评书之类的,之后蹑手蹑脚的从房间里走出来。

  只是当她从父亲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却赫然发现客厅里的陈蜀不见了,她急忙走出门,却见陈蜀正站在楼梯拐角的窗边上,正望着楼外的夜色,轻轻吹着杯里的热水。

  听到动静,陈蜀回头看一眼房门口的许柔,朝许柔笑一下,抬起杯抿了口热水。他刚才在想许柔父亲的情况,同时也在想要不要用卖手表剩下的那三十几万来给许柔的父亲先治治病。若那三十几万是他自己的钱,他大手一挥,也就送出去了。就如给钟漫琪的父亲换药时,他就跟医生说过不惜一切代价,用最好的药让钟伟伦尽快醒过来。

  但是许柔父亲跟钟伟伦的情况却又是不一样的。毕竟钟伟伦是人口贩卖案里是十分重要的一环,钟伟伦很可能知道一些关键的东西。让钟伟伦尽快醒来,这不仅仅是他自己的意思,也是他上报组织之后,组织之上的决定。所以说,给钟伟伦换药的钱,其实用的都是组织里的钱。与破获人口贩卖案,救出许多受害者相比,为钟伟伦花个几十万几百万治病,并不算什么大事,而且还很划得来。

  但是许柔父亲不一样,他不可能把许柔父亲的事情上报组织,让组织继续出钱给许柔父亲治病,毕竟许柔父亲跟他查的案子没有任何关系。至于说他自己出钱……他现在口袋里满打满算加起来不到一千块。而那卖手表剩下的三十几万,那三十几万也不能完全算是他的钱,之前在漫海公司里,他想要还给秦夏秋,但秦夏秋却根本都没拿正眼瞧那三十几万一眼,最后只是朝他甩了个冷脸色,然后带着李小麦就离开了,也没说那三十几万她到底要是不要。

  不过,那三十几万,似乎正好就足够给许柔父亲治病。

  莫非这就是天意么?

  刚好他就用手表赔偿崔氏夫妇,剩下这么三十几万,就正好遇到一个需要三十几万来治病的许柔父女。

  正想着呢,就听到后边有了动静,看到许柔从房间里出来。

  等到许柔走下来走到自己身边,陈蜀随手将水杯放到面前的窗台上,手掌撑着窗台:“说说吧,跟我说说你父亲的具体情况,还有……反正越详细越好,你要想从你出生开始讲起,我也不介意。”

  许柔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陈蜀忽然会想要知道她家里的一些事情,心想这些事情之前在车上时,她说给李小麦听的时候,陈蜀不是就已经听到了吗?

  但是既然陈蜀问了,而且她也不知道该跟陈蜀说什么话,便索性点点头,找了个节点开始讲起来。

  情况也很简单,无非就是原本正常的家庭,突然因为家庭成员生了大病,整个家庭都陷入艰难之中。

  在许柔刚刚上大学的时候,她家里的情况完全没有任何问题,而且比起许多普通家庭都还要好上那么一点,甚至她父亲还在准备让她出国继续念书的计划。但是,就在她大一下学期的时候,她的家里就出了这样一件天塌一般的事情,她的父亲得了尿毒症。

  从大一下学期到现在为止,一年多的时间里,为了治疗父亲的病,家里的钱基本上都已经花了个干净,就连她父亲四五年前才刚买的,贷款都才只还了三年的房子,都转手卖掉,用来给父亲做换肾手术。但是奇迹却并没有发生在她父亲的身上。换身之后的父亲出现了排异反应,几乎将性命都丢在了手术台上,最后不得不彻底切除了右肾。但即便如此,她父亲的病也还是恶化了,恶化到了双目失明,双腿也渐渐失去行动能力。

  “你妈妈呢?”陈蜀插嘴问了一句。

  许柔抿抿嘴角,正想回答,陈蜀却突然想起来黄队长跟他说过许柔家里的事情,尤其说过许柔的妈妈,知道她妈妈很早就不在了,便急忙道:“对不起,我不该提这件事……”

  “啊?”许柔呆了一下,心说自己还没说自己妈妈的事情呢啊,陈哥哥道歉什么?

  陈蜀讪讪一笑:“你说你父亲已经做过了一次换肾手术,那怎么还会需要三十万的手术费呢?”

  “这个……”许柔看一眼陈蜀,还是选择老老实实的说出来。却原来,上个月的时候,中心医院那里传来消息,说是又给她父亲找到了新的匹配肾源,可以给她父亲再做一次换肾手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网站地图